澳门新葡8455注册(澳门新葡8455手机版)

手机扫一扫

怀念祖父
发布日期:2020-09-18    来源:澳门新葡8455最新网站    
0

怀念祖父

每次走在厂区,看到绿化带里的榆树,我总会不自觉地想起我的祖父。因为他老人家有着和榆树皮一样饱经风霜、黝黑而又褶皱深刻的脸,有着和榆树一样倔强的脾气,无论在什么环境遇到多大风雨都坚强挺立。想起他老人家,我总是饱含泪水……

祖父一生勤劳持家,在村里被称为是里里外外的一把好手。在吃大锅饭、交公粮那个年代,当过生产队长,组织大伙生产劳作、处理邻里矛盾皆能服众。生产队解散后,祖父又在西庄印刷厂做大厨,一个人做二十几个人的饭,蒸馍、下米、做菜样样都拿手,每年都会受到厂里的表彰,我家里到现在还保存着几十年前印刷厂奖给祖父的折叠椅。

为了贴补家用,祖父除了在印刷厂上班,还在家里养了一头牛和几只羊,每天印刷厂完工后他都会去给牛羊割草。或许是因在印刷厂做大厨太过辛苦,祖父在一次给羊割草时跌倒,摔成了脑溢血,落下了半身不遂的后遗症。我清晰地记得,祖父从医院回来时,是姑姑和叔父搀扶着走小巷回的家。

自此,祖父右半身全然没有知觉,不能独自站立,生活无法自理,很长一段时间总是爱发脾气。后来,他先是扶着桌子练习站立,再练习抛石子。一开始石子扔不出去,总是掉在脚下,不知道扔了多少次,发了多少脾气,硬是凭着一股子倔劲和坚强的意志,终于能够一瘸一拐地走起来,也学会了用左手吃饭,左手割草。祖父常常独自一人,肩扛布兜,手握镰刀,一瘸一拐就去了河边、崖边割草、撸树叶。河边距离村子有好几里路,村里路过开着农用车的人看见他,想捎他一程,但他为了锻炼自己的身体,从来都不肯让人捎,总是一个人背着沉重的草料费力地爬坡。羊最爱吃生在崖畔的榆树叶和构树叶,祖父常常拿着镰刀到崖边去割叶大汁多的构树叶、粗糙耐嚼的榆树叶。有一次,在用镰刀割榆树叶的时候,因枝叶生长得太高,脚底不小心闪了一下,镰刀一甩直接割到了脚上。划破了祖母纳的布鞋,刀尖碰到了脚踝,顿时鲜血直流。祖父动弹不了,抓了一把身边的黄土贴到伤口,先止住了血,直等到叔父找到他,才送医院包扎伤口。

后来,我们和叔父分了家,从偏院搬到了后院。我总是在下午天快黑的时候去前院,一进叔父家的院子,就看见祖父弓腰坐在院子当中的石桌旁,抽着旱烟,脸依旧黝黑而又褶皱深刻,面前放着一缸子浓黑砖茶,抽几口旱烟,喝一口茶,不时抬头、低头在想些什么,或许生活有多苦,祖父喝的茶就有多苦。见我走到跟前,祖父紧锁的眉头就伸展开,脸上也有了笑容,我便开始给他按按头,按按肩膀,搓搓背,这时候祖父就会打开话匣子,跟我说一些有趣的事情:我认真的听祖父讲他割草时见大蛇在草上飞;在收麦子季节看到成群的黄狼;在梁代村祖父的故居黄河发大水的场景;还听他说在给羊割草时,两个妇女说迷了路,身上没钱,回不了家,骗了他几十块钱;当然也会讲小姑给他买的剃须刀怎样的好用,二姑带他去广州深圳游玩过的地方,讲到这些祖父总是非常高兴的。

祖父生前最高兴的时候就是逢年过节前,远在广州的两个姑姑回来看他和祖母,这是他最骄傲的时候,因为他们培养出了两个优秀的女儿,一个是人民教师,一个是企业高管,每每村里人说起广州的姑姑,祖父脸上总是洋溢着自豪。

祖父常说,生活如茶,有苦涩、有清香、有甘甜,然而只有那一丝苦涩,令人难忘。(龙钢企业 闫涛)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